() 但是一旦别人惦记上司云邪,她那脑袋转动的速度比杀人的时候都快。

   她笑眯眯的搂住了司云邪胳膊,然后脑袋靠在了他的胳膊上,表示亲昵

   “慢走不送。”

   宣云脂在向这个女人表示,就算是看上了,也就只能惦记着,你,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宣示主权的意味隔着八百里都能感受的出来。

   那女的跺跺脚,然后转身气呼呼坐上超跑离开。

   司云邪的注意力然没有在那个女人身上,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的都是宣云脂的样子。

   尤其是当他看到宣云脂的手搭在胳膊上的时候,仿若又回到了游戏中,这个女人依赖他,对他表示亲昵。

   薄唇噙着的笑意明显加深了些。

   宣云脂一抬头,就看到了他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咧咧嘴,知道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似乎不太好

   “刚刚,就条件反射。”

   美女的午后时光

   说着的时候便要把手抽回来,司云邪却是伸手,攥住了。

   然后抬脚,拉着她往前走

   他薄唇轻启,缓慢的道。

   “这样很好。”

   宣云脂一听,眉头一挑。

   也就不再挣扎,任由他牵着。

   坐上车子,司云邪慵懒的靠在那儿,虽然并不知道去哪儿,但是基于这个人是司云邪,她也没有再问,依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的风景。

   素白的手,被指节分明的手包裹,他们俩牵着手,硬是牵了一路。

   当下车,他们走进一家珠宝城里。

   宣云脂眨眨眼,有点茫然。

   尤其是,服务员脸上带着标准式的微笑,将他们店里,所有的顶级的首饰拿出来摆在了她跟前的时候。

   “小姐,您看看这条项链怎么样?是keluo设计师,根据西方一个很有名的木马屠城事件里”

   宣云脂注意力完没有放在推销员的身上,反而看向坐在她一侧的司云邪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是要给我买?”

   她疑惑的询问出。

   司云邪的神情,就是很理所应当,轻轻的应了一声

   “恩”

   等了一会儿,发现宣云脂一直都没有再出声,他眼中快速的闪过些什么

   “不喜欢?

   宣云脂无奈又好笑

   “你总是带女孩子出来买首饰?”

   看着他那副理所应当的态度,都让她恍然,好像他们并不是今天刚刚见面,而是认识了很久。很熟悉,很亲昵了。

   虽然对她来说确实是如此。

   他幽深的眸子望着她,俊美的模样如初的惊艳

   “没有”

   说着顿了一下,又道

   “你是第一个。”

   书上说,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那就带她去最想去的地方。

   一般女孩子,总是会对亮晶晶的首饰爱不释手。

   所以,他把她带到了这儿来。

   一旁的唐一看的有点焦急。

   原本他还疑惑,自家少爷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反常。

   但是当他看到少爷请一个女子吃饭,还这么用心的带她来这儿

   他骤然一下子明白了。

   少爷不就是喜欢上这位姑娘了吗?

   虽然并不知道是怎么会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上心的,但是一开始便对人家这般,挑选首饰。

   但凡是正常的姑娘,总是会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