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那一次的行动他们并没有取得成功,秦川敢肯定,他们绝对不会因此善罢甘休,所以便追查了下去,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太大什么进展。

   而且,刚刚那一伙人所运用的手法和秦川了解到的“莫里哀”这个组织的手法非常的相似,所以秦川决定放手一搏。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就是要被绑去,看看这群人,究竟要做些什么。

   当枪声响起,古董店老板倒下的那一刹那,秦川心中还是有些许的失落,便又在这群人的头上加了一条人命。

   车子一直颠簸着,不知道走了多远,才停了,下来下车之后,那人便再次扛起秦川,进入了一幢所谓十分森严的别墅之内,好像是在向下行驶。

   秦川不敢睁开眼睛暴露自己并没有昏睡过去的事实,所以,只能靠着感觉来判断,似乎是来到了一处地下室之内。

   他被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然后又被人捡了起来,五花大绑绑到了一把椅子之上。

   秦川这个时候留了一个心眼,他身为狼牙突击队的队长,自然是接受过一些绑架的训练了,他知道如何做,可以让人看似被绑了起来,其实具有挣脱的能力。

   所以,就在那人邦他的时候,秦川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一些手脚,这个绳索看上去非常的牢固,但其实用技巧一挣脱便可以解开。

   秦川算准了药量和时间之后,便开始计划着从昏迷中逐渐转醒。

   就在此时,一盆凉水兜头而下,秦川心中暗骂了一句,但却也顺势的睁开了眼睛。

   一入眼,便看到了眼前的场景,的确是一个地下室,灯光十分的昏暗,甚至说根本就没有开灯,凭借着墙壁上高处的一个天窗照进来几束微弱的光线。

   美女校花陆舒媛清纯唯美写真

   秦川看的到,这是一个类似于审讯室的地方,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不远处有一个桌子,桌子上面放置着一排药剂。

   有白色的粉末和一种透明的液体,而一个人正在操作着这些药剂,把它们混合起来,看似是要给自己注射的样子。

   那人好像是个女人,烫着大波浪,还穿着高跟鞋,一身黑色的劲装,听到自己有了反应之后,便也回过头来打量着自己。

   秦川保证,他之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看起来是个混血,碧绿色的眼睛显得分外妖冶。

   就在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走进来四五个穿着黑衣的男子,一个个都剃着寸头,浑身的肌肉十分的发达,眼神中透露着一股狠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而其中有一个人的面孔,秦川看得感觉分外熟悉,就是他之前在了解“莫里哀”这个组织的时候,所搜集到的一个人的影像。

   看来,这次他还真的是碰对了。

   这群人绑架自己又是要干什么?莫不是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对狼牙突击队做什么事情吗?

   那一行人走进来之后便四散到了房间的各个角落之内,对秦川呈现一种包围的状态,把守着,而那个秦川认识的面孔,则是翻身将铁门关上,落了锁。

   “我说,来这里做什么” 女子看到了这一行人进来之后,不解的问道。分明之前上级安排好秦川是由自己来负责的,为什么这群人半中间突然闯入,那究竟是要干什么的?

   男人没有理会女子的话,径直就走到了秦川的身前,上下打量着他,目光十分的不友好。

   秦川因为坐着的原因,又不想仰视他,所以就抬起头来,有些傲慢的样子,这动作显然激怒了男人。

   “我不知道他看上哪一点?”男子咬牙切齿的说着。

   “他是谁?”秦川问着,想要从这人口中套出来一些话,也就是想要知道“莫里哀”的最高主使究竟是谁。

   然而,男子没有回答秦川的话,而是直接朝他的腹部重重地打了一拳。

   而他此刻食指上还戴着一个有棱角的戒指,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一拳打下去究竟会有多疼

   但是秦川反应极快,当看到他手上要有所动作的时候,立马就缩紧了自己腹部的肌肉,形成肌肉的密度可以略微的抵抗一些这一拳带来的冲击力,保护一下内脏。

   所以这一拳看似狠戾,但其实对于秦川造成的伤害并没有多大,为了让这人不要恼羞成怒,秦川并没有做出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而是一脸痛苦的弯下腰来。

   果然,男人看到了秦川的这幅反应之后,愉悦了几分,退了两步,走到了那女子的附近,然后看了她一眼,回答上一个问题道:“爱莎,不要管,我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本事。不如给我把他的手铐解开,让我跟他比划比划?”男子尝试性的问着。

   秦川在一众人的心中,威胁性都是相当大的,所以在他被绑起来之后,手上还铐了一副手铐,防止他挣脱。

   而这一个手铐的钥匙,只有爱莎拿着。

   爱莎就是最初便在这里的那名女子的名字。

   爱莎听了以后,想要说些什么来反驳,但还没有等他开口,秦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孙特。”

   那男子闻言瞬间回头,有些诧异的看向了秦川的方向,把食指含进了嘴里,用唾液润滑了一下,顺利的将那一枚带着棱角的戒指摘了下来,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一边问道:“知道我的名字?”

   “孙特,他们叫‘外科医生’,f国间谍组织中的风云人物,有趣的是,官方在三年前就已经宣布了的死亡。话说,的鞋子不错。”秦川回答着,语气非常的轻松,甚至还有空来调侃一下他的着装。

   那名叫做孙特的男子听了秦川的话之后,一开始是有些惊讶。

   他原本以为,秦川对于他们这个组织是一无所知的,但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但是,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却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鞋子。

   秦川看到他的反应之后,不禁笑了一下,然后纠正道:“抱歉,我不是说的,而是她的。”说完之后,就看向了爱莎的方向。

   孙特现在满目尴尬,不想理会秦川,直接打开了自己的那个手术箱,里面清一色的摆满了刑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