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

谭老话音刚落,宁越便是看到两道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

这两道身影的速度很快,几乎在刹那间,就来到了这边。

“一个是阴阳境初期巅峰,一个是阴阳境中期。”

感受到面前两个武者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宁越面色略微有些凝重,沉声道:“看来谭老说的没错,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威武和虎贲两位将军。”

之所以宁越第一眼就发现了两个武者的修为,是因为他们毫无保留的把气息施展出来。

“就是宁越?”

阴阳境初期巅峰的中年男子盯着宁越看了看,旋即阴测测道:“打伤了我的两个儿子,就……留下一条胳膊吧。”

“一条胳膊怎么可以,依我看,最少也要把他的双腿打断。”阴阳境中期的男子呵斥道:“要不是我们及时发现,现在也不知道宁越会做出何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算了,我先出手,打断他的一条胳膊。”

阴阳境初期巅峰的武者摆了摆手,而后拔地而起。

咻!

双马尾美少女短裤美腿大眼灵动居家作画写真图片

他化为一道残影,转瞬出现在宁越身边。

咔嚓!

下一刹那,宁越只听到一道咔嚓声在他身边响起,随即,他不敢怠慢,忙把元气缠绕在拳头上,一拳轰出。

嘭!

宁越的拳头,避无可避的和阴阳境初期巅峰武者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出乎现场武者的意料。

尤其是谭老和阴阳境中期的武者,他们两个几乎呆立在原地,双眸死死盯着宁越,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咕咚!

片刻后,阴阳境中期的钱虎咽下了一口唾沫,面部表情非常精彩。

李刚的实力他很了解,虽然不及他,但也不逞多让。

宁越可以和李刚战成平手,岂不是说,极有可能连他也败在宁越的手中?

想到这里,钱虎面色彻彻底底的阴沉了下来。

身为阴阳境中期的武者,如果连真武境后期的宁越都制服不了,传出去的话,他还怎么在国都立足?

所以,在钱虎心中,即使施展出底牌,也要给宁越一个教训!

“该死!真是该死!”

相对于钱虎的震撼来说,谭老内心的震撼则要小很多。

毕竟他和宁越交过手,知道宁越的真实实力。

只是,宁越可以和阴阳境初期的李刚战成平手,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要知道,李刚的修为虽然不高,但实力强大无比。

可以这么说,两个他都不一定能战胜李刚!

“哼!击败了李刚,还有钱虎呢,我不信能连钱虎一起击败。”谭老冷哼一声,阴测测道。

总之,在谭老看来,这一次宁越肯定要吃点苦头,否则不可能度过这个难关。

唰!

就在这时,钱虎拔地而起,冲向了宁越。

常年征战沙场,使得钱虎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

那就是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哪怕那个武者一无所有,实力低下!

还有一点,钱虎奉行的宗旨就是,能两个对付一个,绝不单对单!

这一点,和宁越非常相像。

咻!

然而,宁越刚想动手,却是看到一道身影从他面前掠过。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李通天!

只见李通天袖口甩动,顿时一个黑色令牌出现在他的手中。

下一刻,李通天扬起手中的黑色令牌,在钱虎眼前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就把令牌收了回来。

“嘶!”

看到李通天手中的令牌,饶是钱虎实力强大,此时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他脑海中又升起了一个想法。

李通天惹不得!最起码,他惹不起!

“该死,九皇子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钱虎脸色阴沉不定,没多久,他一咬牙,沉声道:“李刚,我们撤!”

“撤?为什么要撤。”李刚还想着找回场子呢,现在让他离开,他肯定不愿意。

“宁越旁边的那个武者我们惹不起。”

落下这句话后,钱虎将瘦子武者抓在手中,旋即拔地而起,朝着远处冲去。

见得钱虎离开,李刚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宁越,然后拖着他的两个胖儿子,消失不见。

“卧……槽!”

望着钱虎他们的背影,谭老有些傻眼。

原本他以为宁越要吃点苦头,毕竟宁越打伤的是两位将军的儿子。

谁曾想,这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

钱虎和李刚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直接选择离开,甚至连句狠话都没放。

以谭老对钱虎等人的了解,这不像是他们的风格。

“丹……”

宁越眉头紧锁,脸庞上显现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刚才李通天把黑色令牌拿出来的时候,宁越敏锐的观察到,在其上面有一个字,一个‘丹’字!

至于剩下的几个字是什么,宁越暂时没有看清楚。

“宁越,在这里耽误了那么长时间,我们还是快点出发吧。”李通天沉声道。

“走!”

宁越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在李通天提出要走的时候,他就双脚踏地,身体直直的朝着寒冰府冲去。

李通天不敢怠慢,宁越走后,他即刻跃起,紧跟而上。

一开始宁越和李通天的速度不慢,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不过,随着距离寒冰府越来越近,宁越和李通天的速度也越来越低,到最后,直接步行前进。

“待会到了寒冰府,们两个切记不要大声喧哗,不要惹是生非,不要……”

宁越和李通天把速度降下来十分钟以后,谭老便追了上来。

为了彰显自己的威严,谭老干咳两声。

接下来,谭老好似不知疲倦一样,不停的在说。

宁越和李通天仅仅选择重点听了一下,其余的,皆是被他们过滤掉。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祝们好运。”

大约过了一刻钟,谭老终于停下,他手掌伸出,指了指面前的木门,道:“打开了这个木门,们就算进入了寒冰府。”

声音落下,谭老转身欲要离开。

“谭老,不是说皇上在寒冰府等着我们吗?”宁越直接叫住谭老,疑惑道:“为何没有在这里看到他。”

“皇上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在这里迎接们。”

谭老冷冷道:“寒冰府分为外府和内府,只要们能顺利的进入内府,就可以见到皇上了!”